Ganesh Gollavelli

在清大擔任化學博士後研究員的Ganesh 師兄的心得見證分享:(附有原文)

我剛來到台灣的時候,心中有一個模糊的疑問,「我為什麼選擇台灣?」,而別人也都問我同樣的問題,「你為什麼選擇台灣?」

雖然我的回答都很直接,但實際上這背後還有一層意義。若我沒有在清大7-11遇見一位正在發文宣的師姐,也不會找到真正的答案。之後,我參加了禪修班,雖然一開始不是很有興趣,但我內在有個聲音一直督促著我去上課。我慢慢開始學習禪定的技巧,參加禪訓營,也認識很多朋友。

隨著時間過去,我在台灣過得很好,像在天堂一樣。但突然之間,我開始經歷身體上的磨難。我在打排球的時候受傷了,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復原。而在這過程中,禪定真的對我身心上的復原幫助很大,讓我能夠兼顧健康、研究和其他活動。

 

就像每一位初入門的師兄姐一樣,我一開始也面臨到許多障礙,而最困難的地方在於長時間盤腿、排除妄念、調息以及專注輪位點。每一次坐下來禪定時,師資都會告訴我們要專注輪位點,也就是禪心、智慧、法眼、二空、明心、名色、如意、無始、無明、吉祥,並啟動這些輪位點。

事實上,我並不了解所謂輪位點(能量點)到底是甚麼意思,但我還是試著去參悟。突然間,有一天晚上在我睡覺的時候,我見證到法眼輪和明心輪有一道很亮的光,這感覺實在難以想像,而心也放大到跟宇宙虛空一樣大,我的法眼輪飛上天際,再下到地表。但我不了解這代表什麼,只以為這是夢。

隔天早上醒來,往我平常放神像的桌上望,只看到一尊(泛綠的黃銅色)佛像在桌上。我問我的朋友,『是誰把這尊佛像擺在這裡的呢?』他回答說是我們的一位學長帶來的。但我還是不了解這其中的涵義,因為那時我的心被一些先入為主的思緒所障蔽了。

之後,我參加在台中的圓滿禪修講座,這個班是由我們的 師父親自上課。通常每個禮拜六早上,我都是跟其他師兄姐一起搭遊覽車去台中上課。在回程的車上,我們習慣都會作禪修心得分享。每一次師兄姐邀請我分享禪修心得時,我都只回答說我沒有甚麼殊勝的見證可以分享的,日子久了以後他們也不再請我分享了。我想,這時 師父決定要給我一個考驗,點醒我了。我開始面臨一些障礙,以及跟三色光─紅、黃、綠有關的疑問要去參悟。我的心一天一天變得柔軟,也開始很容易感覺到磁場的變化。

印度的光明節來臨,這個節慶的精神是,光明戰勝黑暗、良善戰勝邪惡、知識戰勝無知。光明節過後的隔天,師兄姐邀請我到關西藥師佛禪寺,但我因前一天的活動感到疲憊萬分,所以我根本沒有意願參加。但他們跟我說這是藥師佛誕的慶祝活動,而且 師父也會來,我就去了,但可惜 師父沒有來。

在禪寺裡面,我看到很多法相,大部分都是綠色的。我坐下來禪定了一會,睜開眼睛時,看到四尊法相,一尊是黃色的大法相,前面是三尊小的法相。那三尊法相當中,中間是一尊白色的法相,左右兩尊是綠色的,一尊指天、一尊指地。這令我想起我在夢中所見到的(一道亮光)。這讓我更專注於最近發生的事情上,也讓我的觀察力更為敏銳。那尊綠色的法相是能夠治癒五毒的藥師佛。整體來說,(我參悟到)這三尊法相的意義是,能夠清淨三毒二邪─如貪、嗔、癡等─的人,就能夠到達究竟,能夠戰勝欲望的人會有一顆慈悲心,並且能夠到達佛國淨土。

後來, 師父要特別辦一場推動世界和平的一日禪。

活動前一晚,我夢見兩個人試著要來測量我的能量層次。而我已無法像先前那樣飛上天際。相反地,我只能水平移動,還有很多道牆和障礙限制住我。

隔一天,我去參加 師父的課,也開始參悟到紅色母光代表的真實義。

早上的課程之後,我們吃了午餐並午休了一會。午休到一半,我的明心輪變得非常沉重,還被很多陰影遮蔽住,我的法眼輪也沒有光。我沒有感到法喜,反而聽見一個很深沉的呼喊,這跟我之前飛上天際的見證完全相反。

我過去會埋怨 師父用中文開示,因為除了感受到禪法之外,我連一個字都聽不懂。但這天下午有另一堂課程,是妙明師兄的演講,他是一位已接到 師父傳承佛心印的美國弟子。聽完妙明師兄的分享以後,我覺得這是 師父特別要傳達給我的訊息。

一日禪結束的那天晚上,我有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見證,也開始了解到那些黑漆漆的陰影所代表的意義。我的自性開始哭泣,眼淚直流,我感覺到所有的輪位都隨著眼淚被清淨了,法眼輪也開始又能夠看到紅光。

隔天,我也感覺到心在軟化,變得非常敏銳,也變亮了,還有很多見證是我無法清楚表達的。但就像妙明師兄說的,我現在正在通往頂峰的路途上。在那天晚上從我自性發出的哭泣,以及其他見證之後,我開始能夠感覺到他人的負面磁場。

我了悟到,禪需要持續不斷地去修,才能接引更多的人。

之前,我無法感覺到他人的負面磁場,是因為我跟他們有著相同的頻率。現在,以一顆清淨的心,我可以清楚感覺到他人的磁場和痛苦。在最近的一次禪定中,我見證到紅光,也一直在參悟它所代表的真實義。

我了解到, 師父的證量或佛光,並不會有所選擇,不管你是誰、叫甚麼名字、長甚麼樣子,而是取決於你是否能夠相應,你自然能夠接到。我們都必須要撥開那些遮蔽我們自性的烏雲, 師父沒有辦法全部幫我們清淨,我們要自己清淨,自然能夠接到 師父的力量。

過去我埋首於學術研究,現在有了禪定的這些見證,我了悟到靈性修行比任何事都還重要。

現在,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禪修及接引上,但研究也沒出甚麼問題。過去我在印度理工學院唸博班,我不知道是甚麼把我帶來台灣。我來了之後,每個人都問我為什麼要放棄印度理工學院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當時我下這個決定的時候,我的內心也在哭泣。

但現在我知道答案了,我是來這裡修行正法,找到 師父的。我開始了解到,為什麼 師父會選擇台灣來弘法。台灣是個小島,而印度或中國大陸都太大, 師父的法要從這裡開始,透過每一位弟子,傳到全世界。

我也了解到, 師父可以救渡眾生的靈性,但 師父沒有辦法跟每個人講話、帶每個人來會館上課。

師父需要我們,一個一個、一步一步,走進社會,將禪法傳給每個人。

我也了悟到,有一天我要把正法傳回印度。

現在,修行正法的人還太少,靈性層次低的人還多得多,因此地球上多災多難。

所以,當我去接引的時候,可以感覺到那些靈性不僅是把我內在的光吸走,還把負面能量都倒給我。但即便如此,我知道我還是得去行,我只要禪定,再把內在的光點亮。

我希望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修行人,人越多,力量越大。過去我不了解磁場的交換,自己親身體驗後,才開始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。此外,有了這個突破、決心和一點點的見證,只要是準備好把自己的心交給佛的人,就能夠到達究竟。

你一旦開悟了,你的心自然而然遠離惡業,也會自然而然開始吃素。最後,我終於了解,我來到 師父傳法的地方─台灣,是要來了業,以及透過禪修而開悟,推動世界和平。
感恩師父, 感恩師兄、師姐

Ganesh Gollavelli

 

文章出處:新竹東區禪修會館臉書粉絲團

創作者介紹

板橋禪修會館

板橋banq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